<acronym id="lsorj"><label id="lsorj"></label></acronym>
<big id="lsorj"><ruby id="lsorj"></ruby></big>
<acronym id="lsorj"></acronym>
<table id="lsorj"></table>
<acronym id="lsorj"><label id="lsorj"></label></acronym>

  • 曝光臺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曝光臺
    保安刁難拳頭相向 溫州國土局的門豈可如此難進
    日期:2011-06-08閱讀:1891次

    想進溫州市國土局嗎?先得過了保安這一關。守候在國土局門口的這群彪悍保安,極盡盤問、刁難之能事,輕則三言兩語打發你走人,重則張口“老子”,閉口“去你媽的”,推推搡搡也是家常便飯。據溫州市保安總公司負責人披露,大批保安是應溫州市國土局要求入住的,主要是為了對付前來上訪的群眾。(《法制日報》62)

    官員們不是總口口聲聲稱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嗎?既為“公仆”,又何以總對群眾如此抵觸?溫州市國土局森嚴的門禁背后,折射出來的,其實是服務意識、執政作風乃至民本理念的極度匱乏。

     

    政府機關不是政府官員安心靜養的樂園,也不是戒備森嚴的禁地,更不是高高在上的衙門,本質上不過是一個由公共財政建起、處理公共事務的場所而已。官員因為需要經常辦公、理政,所以常駐于此,但這只是為了公務便利,并不能抹殺機關的公共屬性。設置一些門檻,是為了公共安全而非將群眾拒之門外。

     

    這樣簡單的道理,相信溫州市國土局不會不明白。既然明白,為什么還要雇傭大批保安以對付上門的群眾?報道披露,從1999年至2009年,溫州市有近10萬畝土地已經“農轉用”,卻遲遲供不出來。10萬畝土地居然曬了10年太陽。數據顯示,2010年,溫州開發區5萬畝土地的GDP115億元。按此標準計算,10萬畝土地曬太陽意味著多少損失?這可以說是一種典型的行政不作為,甚至是瀆職犯罪。

     

    10萬畝土地曬了10年太陽:一方面,侵害了被征地農民的合法權益,使得原本人多地少的溫州農地更加緊張;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公共資源的極大浪費。目前,盡管當地相關各部門仍在糾纏責任的認定,但作為主管土地的國土局,責無旁貸。事實上,這也是近年來溫州市國土局信訪數量一直居于全市前列的原因所在。群眾為什么去找國土局反映問題?有利益受損就會有訴求反映。

     

    因為群眾前來反映問題的多了,就雇傭大批保安以圖拒之門外,不免有些緣木求魚。不僅不可能真正消弭矛盾、化解危機,反倒會因為國土部門官員的刻意回避而積聚矛盾,終致不可收拾。有些問題,特別是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土地問題,捂不住也躲不了。如果一群保安都能妥善處理好,那要國土部門何用? (胡印斌)

     

    “對付”群眾不如“服務”群眾

    聽說過某些機關單位“門難進,臉難看”,但你知道溫州市國土資源管理局的門有多難進,臉有多難看嗎?請看報道:《法制日報》62日載,溫州市國土局近來雇了大批保安專門對付信訪群眾,稱經常有群眾來鬧事。記者就遭到了保安的粗暴阻撓,最終被連推帶搡地趕出傳達室。據悉,溫州市一名女性人大代表曾到國土局辦事,在門口也受盡了保安的盤問、刁難。

     

    看到這,相信你馬上能感受到“咫尺天涯”的另一種情景——世上最遙遠的距離,莫過于你要見的人就在門內,而你卻在門外無法入內。我很好奇:既然不讓群眾入內,溫州市國土局辦公樓何必要開門辦公呢?

     

    通過這件事,咱們不難理解為什么群眾要來鬧事了。在墻上標注鮮紅的“為人民服務”這幾個大字的機關單位,用“對付群眾”的思維來辦事,難道能讓群眾高興不成?此事的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想想看,連上門辦事的群眾都被當成潛在的鬧事者,這不是硬把不鬧事的群眾往鬧事的隊伍里推嗎?這樣弄下去,久而久之,國土局恐怕還得不斷增加保安人手才行。

     

    該國土局很清楚為什么經常有群眾來反映問題。如報道所示,溫州市近年來的行政敗訴案件中,國土、規劃等部門每年都居首位,信訪數量也一直居全市前列。問題的癥結說起來其實很簡單,群眾覺得自己的利益被侵犯了,當然不會善罷甘休。維權、反映問題,是群眾懂法的表現,而不是官員所說的“鬧事”;反倒是國土局關起門來拒絕群眾入內,是不懂法甚至違法的表現。

     

    當然,社會管理者其實都懂得化解矛盾比積壓矛盾要靠譜,這個大道理想必任何人都明白無誤。但問題在于,有些矛盾是有關部門違法行政、謀取私利所引起的,真要是去化解,沒準兒將自己給搭進去了。

     

    群眾不是拿來“對付”的,矛盾也不是用來累積的。說起來,政府以及政府大樓均系群眾花錢組建與供養,“對付”群眾的做法大概可以列為“不孝”一類,與兒子拒絕父母進家門無異。從近來發生的一些新聞事件來看,用“對付”思維來考慮問題的管理者,還真不少。譬如去年,為了應對醫患糾紛所引發的“醫鬧”問題,沈陽市公安部門派出27名警察,分任27家醫院主管安保工作的副院長,指導治安防范工作,打擊“醫鬧”。

     

    這樣的做法,是平息矛盾,還是激化矛盾呢?這種套路如果用多了、用久了,最終恐怕會失效,到時增加再多的保安與警察都未必管用。所以,某些管理者要經常性地琢磨琢磨自己在開會時常講過的話:政府官員是人民公仆,維護社會穩定,靠的是服務。(椿樺)

     

    事件回顧:溫州國土局雇保安“監督”信訪

     

    近日,溫州市國土資源局報出的數據令飽受土地掣肘之苦的溫州人大吃一驚:1999年至2009年,溫州市“轉而未供”的土地達近10萬畝,相當于將2300GDP浪費在了地里。而后記者就此事采訪溫州市國土資源局時,卻遭到了眾保安的阻攔,據悉,這批被溫州市國土資源局雇用的保安,是專門用來對付前來“鬧事”的群眾的。

     

    “七山二水一分田”是長期以來對浙江省溫州市地域特征的描述,人多地少也一直是制約溫州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因素。但溫州市國土資源局近日給出的數據卻顯示,1999年至2009,溫州市“轉而未供”的土地有近10萬畝,這意味著溫州市10年來把2300億元GDP爛在了地里,凸顯了該地政府行政不作為的問題。

     

    隨后記者來到溫州市國土資源管理局采訪,卻見20余平方米的傳達室里,有七八個穿著制服的保安在高聲談笑,胸章標志多樣,肩章上“治安”、“巡防”等字樣五花八門。“你什么單位的?找誰?”一名壯保安喝問。“我是農民,找用地處處長。”記者答。一聽說是農民,幾個正在談笑的保安答道:“下班了,沒人。”讓記者拿出身份證登記,并問記者是否提前聯系。通報姓名后,一名保安打電話說了幾句話后對記者說,“處長不認識你”,“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離開傳達室時,記者嘟囔了一句:“農民也沒低人一等吶,你原來不也是農民嗎?”“你放屁。”一名保安突然暴怒,指著記者鼻子說:“你有膽給老子再說一遍。”

    隨后五六個保安過來一齊揮舞拳頭指責記者:“想鬧事?你給老子老實點。”記者提醒幾個保安室內有攝像頭,不能打人,卻被保安狠狠推了一把,并對記者說出“去你媽的”。

    事發當天,記者到溫州市保安總公司反映此事,公司負責人指出因為溫州市國土局信訪任務重,群眾經常來鬧事,就要求他們公司派一些身強體壯的保安去維持秩序,由國土局支付費用,還會再發補貼。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溫州市近年來的行政敗訴案件中,國土、規劃等部門每年都居首位,信訪數量也一直居全市前列。

    ??盾?[ ??`?? ?? 如果用多了、用久了,最終恐怕會失效,到時增加再多的保安與警察都未必管用。所以,某些管理者要經常性地琢磨琢磨自己在開會時常講過的話:政府官員是人民公仆,維護社會穩定,靠的是服務。(椿樺)

     


    事件回顧:溫州國土局雇保安“監督”信訪


     


    事件回顧:溫州國土局雇保安“監督”信訪

     

    近日,溫州市國土資源局報出的數據令飽受土地掣肘之苦的溫州人大吃一驚:1999年至2009年,溫州市“轉而未供”的土地達近10萬畝,相當于將2300億GDP浪費在了地里。而后記者就此事采訪溫州市國土資源局時,卻遭到了眾保安的阻攔,據悉,這批被溫州市國土資源局雇用的保安,是專門用來對付前來“鬧事”的群眾的。


    “七山二水一分田”是長期以來對浙江省溫州市地域特征的描述,人多地少也一直是制約溫州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因素。但溫州市國土資源局近日給出的數據卻顯示,1999年至2009年,溫州市“轉而未供”的土地有近10萬畝,這意味著溫州市10年來把2300億元GDP爛在了地里,凸顯了該地政府行政不作為的問題。


    隨后記者來到溫州市國土資源管理局采訪,卻見20余平方米的傳達室里,有七八個穿著制服的保安在高聲談笑,胸章標志多樣,肩章上“治安”、“巡防”等字樣五花八門。“你什么單位的?找誰?”一名壯保安喝問。“我是農民,找用地處處長。”記者答。一聽說是農民,幾個正在談笑的保安答道:“下班了,沒人。”讓記者拿出身份證登記,并問記者是否提前聯系。通報姓名后,一名保安打電話說了幾句話后對記者說,“處長不認識你”,“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離開傳達室時,記者嘟囔了一句:“農民也沒低人一等吶,你原來不也是農民嗎?”“你放屁。”一名保安突然暴怒,指著記者鼻子說:“你有膽給老子再說一遍。”


    隨后五六個保安過來一齊揮舞拳頭指責記者:“想鬧事?你給老子老實點。”記者提醒幾個保安室內有攝像頭,不能打人,卻被保安狠狠推了一把,并對記者說出“去你媽的”。

    事發當天,記者到溫州市保安總公司反映此事,公司負責人指出因為溫州市國土局信訪任務重,群眾經常來鬧事,就要求他們公司派一些身強體壯的保安去維持秩序,由國土局支付費用,還會再發補貼。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溫州市近年來的行政敗訴案件中,國土、規劃等部門每年都居首位,信訪數量也一直居全市前列。

         凋謝歸來 發表在 新聞聚焦 華聲論壇 http://bbs.voc.com.cn/forum-68-1.html

    0
     
    下一篇:溫州一酒吧容留吸毒 從經理到保安12人獲刑
    亚洲网友自拍啪啪 亚洲色网站 免费高清a片特级午夜毛片 久久久久有精品国产麻豆 亚洲有码中文在线
    <acronym id="lsorj"><label id="lsorj"></label></acronym>
    <big id="lsorj"><ruby id="lsorj"></ruby></big>
    <acronym id="lsorj"></acronym>
    <table id="lsorj"></table>
    <acronym id="lsorj"><label id="lsorj"></label></acronym>